Anderthea  

落雨。

OOC/青婶/迟来的生贺/塞牙缝的豆腐干粮  @绝对绝望少女零殇 

BGM:风-鲸鱼马戏团。


它无声无息到来伴随着一场细密绵长的雨,像是神明赏赐的亲吻般温柔地、慈爱地浸润了被夏蝉纠缠得了无生息的夏日。


“奈奈子。”


湿润的风吹过廊下的风铃,浊化了他仿佛落樱般清浅的笑声和温柔的呼唤。像是错觉一般奈奈子迟疑半晌回首,本丸的门口作为队长绿沈色长发的付丧神正收起胭脂色的油纸伞,鎏金眼眸明灭间弯成新月一样弧度。


没有任何犹豫的她放下手中的笔,无暇顾及一星飞墨沾染脸庞随即起身小跑着过去迎...

玩点情趣。给亲友的签绘。
绑住手的大概是那位的发带吧(划掉)

春月自朦胧

千代的粮,现在才转。
好——甜——啊——

扔文的地方

春月自朦胧


和泉守兼定x女审神者

豆腐干短篇


初遇


与和泉守兼定的相遇,是成为审神者之后不久的事情。这把刀是自己找上门来的那一种类型,不过是由当下保管它的人送来的。当然,一把刀在没有审神者唤醒之前,是不会自己长了脚跑过来的。

对方是听说了有新选组的刀在这里,才特别把他送来。

恭敬地在本丸完成了刀剑的转交工作。轻轻擦拭这把对于我而言无比年长的刀,清光在旁边看着有些不悦:“主上您不用对他这么小心,他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名为“和泉守兼定”的付丧神就现出了实体:

“我是和泉守兼定,...

刀乱神官处-女仆日[和泉守兼定/蓝樱]

和泉守兼定的主審:蓝樱

BGM:Call me maybe-Carly Rae Japsen


从凌晨三点辗转反侧恍惚入睡到五点梦中惊醒,目光跨越那个男人俊朗的轮廓望向浅灰色的晨曦。

他的睫毛很长。他睡得很熟。


手机屏幕上的阿拉伯数字显示5:23。太早了。

我蹑手蹑脚地爬下床,试图不吵醒他。幸好和泉守一直睡得很沉,我坐在床沿出神地望着他的侧脸。几乎有一瞬间的错觉我会以为他是像江雪左文字静如沉香的美人。

“今天也是我起得比较早呢,和泉守君。”我撩起垂落的头发俯下身亲吻他的鼻梁。

今天也是我先开始爱你呢。

他的睫毛是不是颤抖了一下?...


不及格恋爱·上

不及格恋爱·上


文/Anderthea

*学园paro注意,女审有名且私设多。

Cp:[和泉守兼定×女审神者] [鹤丸国永×女审神者] BGM:Darling-西野加奈


放学的铃声是她熟悉的Air on the G String①。


她把目光放向辽远的窗外,黄昏倒映在她浅褐色的眼里,不成对的飞鸟划过澄澈的瞳孔。当她再回过神来时手指不经意地弯曲成握住琴弓的样子,笑了笑,放松。把书整理到书包里后拎起,一如既往地向隔壁班走去。

“等、等下啊蓝樱!”

“……浅水同学?”听到声音她微微停下了脚步...

刀乱神官处-茶会 [蓝樱/和泉守兼定]

刀乱神官处-茶会 

 和泉守兼定的主审:蓝樱

BGM:Mine-Aimer

 

审神者在午后点燃了迦南香。

从鎏金炉精致的孔隙中飘出的袅袅白烟很快浸染了她的衣袖,不明了地留下一道香痕。她的近侍静静地看着她无声优雅的举动,专注的神情仿佛在欣赏静态的簪花仕女图。

 “Inclination take possession of my bones. ”她阖上深褐色的眼,茜色的唇间迸出词句像是与上古神明的密谈,“For thou, O LORD, art my praise, and in thee do I hope.①”

 ...

The Last |0|

※算是乙女向

※一场关于审神者的大逃杀

※刀剑男子与其本体不能同时出现,战斗只能依靠审神者

※感谢那些提供婶婶人设的太太们❤


|零.|


You know how the time flies

Only yesterday was the time of our lives.

-

[彦山 6:00am]


浅水千秋没想到这座山上的樱花还开得这么好。


像是团簇成的浮动粉红的流霞和乳白色的晨雾连成一片,盈盈地虚浮在半空缓缓流淌,充盈了整座山的空气。清雅微甜的香气似乎可以洗涤心头所有的杂念,甚至可以掩埋所有的阴谋算计和……...

Lof上也发一份。我家蓝樱和@_沉鳞 家浅水千秋的婶婶友情问卷☆

©Anderthea Powered by LOFTER